时尚周

封面人物 | 倪妮:17岁的心智,28岁的身体

2017-03-10 11:53
在倪妮看来,做演员是一种幸运,甚至于这份幸运能够完全抵消那些正在失去的东西,比如个人时间,比如被破坏的睡眠,比如正在不断被模糊的明星隐私。“我做演员,演一个角色就是在过一个人的人生,这辈子能活很多人的人生,不觉得这是一件很赚的事情吗?”

 

1

倪妮

28岁的倪妮吊着威亚、站在6米高的台子上,脸色惨白,双腿发抖。这是电影《奇门遁甲》的拍摄现场,倪妮第一次尝试雌雄同体的侠女角色:面对敌人时杀气腾腾,面对儿女情长时温柔缱绻。此刻,她正面临职业生涯的一次惊险跨越:需要从6米的高台上跳下,触地反弹后跳到对面3.5米的地方。

倪妮恐高。

这是她长大之后才意识到的一种危险:小学时在同学家睡午觉,到六层顶楼玩,同学扶着她的手,她敢闭着眼睛在楼顶边沿走一圈。

“我绝对不可能再干这样的事情了,会后怕。”9月19日的早晨,倪妮身着白T牛仔裤,脱掉白色的帆布鞋,大大喇喇地盘腿坐在北京初秋的晨光中。

当天,她4点半起床,洗漱、化妆,赶清晨阳光穿透树叶时到故宫东华门边上拍片。她水肿,于是一路喝着黑咖啡,就着路边摊上买的甜烧饼当早餐。她热爱这些看似平常的食物,馄饨、生煎、锅贴、鸭血粉丝。采访开始前,她特意嘱咐工作人员:“剩下的烧饼我打包带回去。”

去年年底到今年8月,倪妮一口气拍了《悟空传》《28岁未成年》《奇门遁甲》三部电影,尝试了三种完全不同的角色:一个情感细腻的紫霞仙子,一个同时住着28岁和17岁两个灵魂的都市女孩,一个杀伐四方的江湖儿女。她在微博上分享电影《喜马拉雅》的导演、探险家艾瑞克·瓦利说过的话:“我喜欢活在他人的生活里,活在我不存在的命运里。”

她觉得做演员是一种幸运,甚至于这份幸运能够完全抵消那些正在失去的东西,比如个人时间,比如被破坏的睡眠,比如正在不断被模糊的明星隐私。“能让我创造的东西,才能激发我的欲望,而其他的事情对我而言,就是一个礼节性的、使命性的、必须要完成的工作。”

5年前,倪妮带着少女时代的“不知天高地厚”进入了演员的行业。

5年后,她两腿发抖地站在高台上,在导演一声“Action”之后,迅速摆脱了胆怯—时间未必给了她更多的勇敢,但显然没有消灭她心里留存的天真。

3

倪妮

倪妮最近的大银幕作品是12月上映的《28岁未成年》。她饰演同龄人凉夏,一个对着眼角细纹发愁、在糟糕的感情生活里患得患失的待嫁女青年。被未婚夫“抛弃”之后的凉夏吃了魔法巧克力,心智变回17岁,从此开始以17岁少女对世界的理解处理28岁时遇到的问题。

倪妮分饰两角。她需要把小女生的无所畏惧、敢打敢拼和轻熟女人的温柔、谨慎和焦虑通通装到身体里。“28岁的凉夏为了爱情放弃了自己很多东西,一心扑在男友身上,你娶我你爱我就行,完全是被动的,但是17岁凉夏的世界,有要追求的事业和男生,是积极主动的。”倪妮说。虽然和大凉夏同龄,倪妮却觉得17岁女生更好诠释,反倒是28岁女人的胆怯更难表现。从某种意义而言,年轻的凉夏更接近倪妮本身的性格—“我比较直接。”她这样自我评价。

“直接”也是好友李治廷对倪妮最大的印象。“有一些我会想很多的事情,她会觉得很简单。她被狗仔拍,我觉得她特别不在意,而且不是假装不在意,是真不在意。你跟她提,她也是那种‘拍就拍吧’的感觉。”李治廷在电话里说。

两人在合作拍摄《奇门遁甲》之前不过是电影节后台的点头之交,李治廷对倪妮的认知停留在“这个女生的眼睛会说话,非常妩媚”的阶段,但四个月之后,两人成了见面拍肩膀的哥们儿。入行多年,李治廷觉得自己正在逐渐丢失日常的生活,参加真人秀旅行节目《花样姐姐》已经是他这几年过得最真实的一段时间,但倪妮活在了他的反面。“倪妮完全就是我原来的生活怎么着,我就怎么过,这点非常好。”李治廷觉得倪妮身上有一种赤裸的勇敢。

“你让她回到17岁那种嘻嘻哈哈的小孩的状态,她很快就能回去。”《28岁未成年》的导演张末这样描述倪妮在不同年龄段之间自由穿梭的能力。这一点,早在2010年《金陵十三钗》拍摄时,身为张艺谋女儿的张末就发现了。当时,张末担任电影副导演、剪辑师以及男主角克里斯蒂安·贝尔的现场翻译。

“倪妮可塑性很强,她可以是玉墨那种很妩媚的女孩儿,可当她说心事的时候、当她剪掉头发变成日本人眼中十三岁小姑娘的时候,也很像。”张末说。拍完《金陵十三钗》之后,张末与倪妮并没有电影上的合作,但在剧本创作阶段,张末就把倪妮列为了女主角的头号人选。后来倪妮看完剧本,就对张末说:“大小凉夏的两面性就是我的性格。”

“在现实生活中,你依然保持着自己还算年轻时候的自我、拼劲、胆魄,同时又能兼顾周围人的感受,两方面综合一下,那种状态挺好的。”倪妮在对面浅笑,眼角有细微的、上翘的鱼尾纹,眼神里溢出一种稳妥的锐利。

2

倪妮

倪妮23岁出场,和年龄对抗,演一个熟龄的妖娆女子。

1937年的南京底色灰暗,倾颓的城墙里蔓延着死亡与恐怖。一切都是沉默又压抑—直到第22分钟,她靠在教堂的墙壁上风情万种地拿着古铜色的镜子端详自己的美貌,才让电影沉重的开头有了鲜艳的亮色。毫无疑问,倪妮是惊艳的。她穿着墨绿色打底、暗红色大花点缀的旗袍,烫着大波浪头发、画着纤细柳叶眉、涂着深色口红,几乎是那座地狱之城唯一遗留的、可以称之为精致的风流人物。

很长一段时间,《金陵十三钗》中妖娆的玉墨是倪妮的最大标签,甚至于很多人都以为彼时的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熟女。事实上,非科班出生的倪妮当时还是一名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,在成为“玉墨”之前,她一门心思想要去外企做女白领。开拍之前,电影副导演曾历时三年,在数十所艺术院校中挑选南京籍演员,最终在2万个候选演员中挑中了倪妮。

“很明显,她的形象、她的条件是最符合这个角色的人选,所以事实上导演团队没有太多需要讨论的。”张末回忆道。

作为一个新人,一上来就和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的克里斯蒂安·贝尔搭戏,倪妮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刀架在脖子上、被迫上战场的新兵,她必须举枪,却经常发现自己膛里没有子弹,于是自责、无助,接近崩溃。

有时候无论如何都进入不了状态,倪妮气馁,急得直淌泪,张艺谋就鼓励她:“在现场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来帮助你,但重要的还是你自己。”

“你没有别的路,你只有这条路走下去了。”5年之后,倪妮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门外汉,谈论起当年的无助,她依然非常感慨。有一场戏,倪妮发挥不好,整个剧组晚收工了两小时,她过意不去,张艺谋给她打气:“我得给你壮胆,你也得给我壮胆。”

那是2011年。顶着“谋女郎”的头衔,倪妮孤勇入行。

但她依然战战兢兢,甚至有一段时间,她感觉自己正变得陌生。“多多少少,演员刚入行的时候,都会有一些好像不是在做自己的感觉。”对于倪妮而言,她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被偶然修改的人生。

“接收到比较多的条条框框,比如做采访时也会有人告诉你应该说什么。我又觉得自己是张导选出来的,想要表现得优秀一些,但其实自己也就是半瓶子醋,于是就会不自然。”

第一次给杂志拍片,她拍完一场水戏直接进了摄影棚,状态很一般,又被要求做出自信的大女人的样子。“觉得很夸张,觉得自己永远也摆不出这样的表情。”倪妮感到别扭、纠结,拍片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才结束。

5年之后,被簇拥着的倪妮早就没了初入行时的局促。

她在摄影师的镜头前熟练地摆着姿势,或是霸气,或是妖娆。蹲下来看照片,倪妮豪放地支着腿,像混迹摄影圈的大老爷儿们。拍摄转场,工作人员还在协调租车,倪妮当即表示可以直接走过去;一组照片之后,她又主动钻到公共厕所换下一套拍摄的服装—拍摄过几十个大刊封面之后,倪妮已经清晰地掌握了拍摄流程和要求。她回头望过去,23岁时经受的磨砺最终变成了馈赠。

5

倪妮

倪妮早熟,很年轻时就听重金属摇滚

她喜欢死亡摇滚的代表人物Marilyn Manson,一个化着烟熏妆、涂着黑嘴唇、满身刺青的男歌手。她也喜欢德国战车(Rammstein),由德国东部一群厌倦工厂生活的无产阶级组成的工业重金属乐队,冷漠、坚硬,可以在歌声中穿越回中世纪。

倪妮天生就喜欢那些棱角分明的人,觉得人性的特质会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。“我不喜欢特别八面玲珑的人,当然他们的情商是很高。我喜欢没有这么完美的人,我喜欢有一些缺陷、有个人魅力、有孩子气的群体。很多摇滚歌手身上那种劲我都特别喜欢,有宣泄、有释放,也有自己的原则,不是所有人都做得了摇滚歌手的。”

从小,倪妮就有一个解放天性为主、接受教育为辅的顽劣童年。

“我从小和表哥们一起长大,钓鱼、爬树、偷庄稼,跑到田里什么都敢抓,癞蛤蟆、蚂蚱、螳螂……”

“小学时候,我外婆家附近的一个小工厂有一个很长的、大概45度的坡,旁边都是堆杂物的平房,我还不太会骑车,但是胆儿贼大,蹬着个小三轮就冲了下来,没有控制好方向直接就撞到了仓库墙上,全身都紫了。”

“那个时候我妈单位有飞行表演,在公司的楼顶可以看到飞机做各种动作,我就猛跑到楼顶玩。可原来的楼顶是软的,踩下去特别容易陷进去,我不知道,一脚过去,头就直接磕在那个水泥地上,血就‘哗’往下流,我现在还有一个疤。”

倪妮侧过头,展示她前额右侧的头发里细碎的粉色疤痕。她眉飞色舞,把自己逗得咧嘴大笑。

去年年初,倪妮参加了湖南卫视的真人秀节目《奇妙的朋友》。在这档讲述明星与动物相处故事的节目里,倪妮几乎敢抓括蛇在内的任何动物、昆虫。她吊威亚、给受伤的狮子擦药,菜刀剁肉给散放的老虎喂食……

“她很自然,没有偶像包袱。没有那么多矫揉造作的东西,和她打交道很舒服。你挤兑她、开她玩笑,也没有关系。”和倪妮合作电影《匆匆那年》的导演张一白说,“也许她成名还算比较容易,没有曾经被压抑之后扭曲的东西。”

经纪人陈璞则说,倪妮就是普通人身边那种很哥们儿的女孩子,“爽快,不事儿。”2013年,陈璞加入倪妮团队。他很赞赏倪妮身上的大气,认为“她的得失心是可以被自己控制的”。“她不会给自己定什么太大的目标,比如每年要挣多少钱。”陈璞说。

但倪妮不矫饰名利对她造成的影响,坦然确认“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”:“我没有名,没有利的话,怎么让我爸妈过更好的生活,怎么能带他们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呢?”

倪妮是典型的南京姑娘,年少时尽是北方姑娘的泼辣豪爽,年岁渐长反倒增添了熨帖。她觉得自己依然是个有棱角的、自我的人,只是生活于群居社会,她开始逐渐学会照顾别人。

李治廷就讲述了和倪妮一起“吃醋”的故事。拍摄《奇门遁甲》时,为了健身,李治廷经常油水不沾。有一天倪妮看到他在吃白猪肉,觉得太素,就和他分享自己调的醋汁,之后每一天,倪妮都会细心地帮他准备酱料。“挺温馨的。”三个多月以后,李治廷回忆道。

“年轻时自然有无畏的好,但顾虑的多,是在为别人考虑,不是说好像活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,我反倒觉得这是在完整自己的人格。”倪妮一脸认真地说。她换了一个坐姿,靠在靠椅后辈上,眼睛含笑时,就像一只白色的、慵懒的猫。


4

倪妮

这五年,倪妮再没有演过玉墨那样具有年代感、又美得刀锋迎面的女性。

在《我想和你好好的》中,她是在爱情中丧失安全感、步步紧逼的作女喵喵;在《等风来》中,她是外强中干、跑到尼泊尔的大山中寻找自我的都市小白领程羽蒙;在《匆匆那年》中,她又成了隐忍又固执的痴情女孩方茴。这些角色清淡、但极端,沉默、但有痛感。

2014年,为了检索自己过去三年的表演,倪妮把她们都铺陈开来。她把自己总结为“一个没有观众缘的演员”。

“角色比较偏执,不太大众。比如喵喵,能理解她的人其实不多,观众在没有经历过她那样的爱情的时候,是不太能够理解她这种爱情的逻辑的。”倪妮知道自己在人群中的距离感,“可能平时参加活动、杂志拍摄的妆容感觉比较成熟和强势,所以会显得有攻击性。”

身边有朋友开始劝倪妮,试着接一些普罗大众更能接受的讨喜角色,但倪妮天生眷恋那些有争议的人物。“太完美的东西对我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。我喜欢那些理解她的人觉得她很好,不理解她的人就很不理解的角色。”

不久前,倪妮又重新看了韩国导演朴赞郁的电影《亲切的金子》,影星李英爱饰演年轻貌美的金子,20岁锒铛入狱,刑满释放后精心复仇。这不是一个普遍意义上的好人,但是看到最后,白雪飘下来,金子搂着女儿,倪妮觉得非常感动。

“把一个坏人演到让大家理解,你不觉得演起来很有劲吗?”倪妮期待这样的角色多过于演一个广受欢迎的人,“如果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好人,就比较单一。我觉得人性不是单一的,人性是有多方面可能的,像丹尼尔·凯斯的小说《二十四个比利》一样。”倪妮说,她乐于做那些能真正调动她积极性的事情,而她能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的前提一定是“我很有兴趣”。

“她其实骨子里是一个文艺女青年,看电影她喜欢一些比较偏激的、比较极端的一些角色。她想彻底改变自己,演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角色的欲望,还是挺强烈的。”张一白说。拍完《匆匆那年》,二人成为了经常在微信交流美食和生活的近距离朋友。

“这四五年时间,她的飞跃比我想象的高度还要高。”张末说。《金陵十三钗》之后,张末缺席了倪妮之后五年的成长,但在拍摄《28岁未成年》时,她惊讶地发现,倪妮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女演员了。冬天在棚里拍水戏,倪妮来来回回在水里泡了十个小时,一头扎进去还要睁大眼睛做表情,最后冻得瑟瑟发抖。但整个进程的速度和完成度还是超出了张末的预期,因为“水性不好的演员进水后,很难分清东南西北,也找不准摄像机的位置”。

“她比我想象的更加投入。拍摄《金陵十三钗》的时候,她作为新演员,本来入戏就需要时间,再有和大牌演员演对手戏的压力,真是不得不投入。但现在这部电影,她是真正进入到了这个人物,体会大小凉夏的爱与痛,她的投入是自发性的,不是被动的。”张末说。

倪妮想抓紧时间,再演几个年轻时可以演的角色。她深知到了四五十岁再去演十几岁的小姑娘,会不够真实,但她并不恐惧时间的流逝。

“我没有觉得年龄是很可怕的事情。很多国外的女演员,她们的很多照片修得其实都没有那么明显,她本来是什么样子,就会在照片上呈现什么样子,不会刻意地去修饰自己脸上的皱纹。十六七岁的时候,有那种满脸胶原蛋白、朝气蓬勃的样子;再大一点的时候,会有一些心事,会慢慢成熟,这都有一个过程。如果仔细去品,你会发现从小到大,每个阶段你能展现出来的美都不一样。”倪妮说。她认识到,演员本身的年龄、形象会在特定阶段形成局限性。“我觉得演员不是万能的,不是任何东西都能演的。”

但她不介意,她仍然相信自己身上有那种足够对抗时间、超越经验的锋芒。

当下,她正在努力积攒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所能体验到的喜怒哀乐,珍惜那些难以启齿的委屈和无助,珍惜那些于不经意间发现的微小幸福—对于演员而言,如何在层层裹之下保持对生活的观察、知觉与警惕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有一次在英国闲逛,倪妮在一家袖珍的装置艺术品商店里认认真真地走了一圈,突然看见一个手推车里全是发了青芽的土豆,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,颜色鲜翠极了,她觉得心情一下子就敞亮了。就在采访前的一个傍晚,她再次体会了被平常景色触动的喜悦:从窗户看出去,夕阳落山的时候勾勒出了一条金边,薄薄的、玫瑰色的云飘在一条晕开的练带上。

“人性本身就是自由的,而一切不过是个人的选择—给自己套上很多枷锁,还是保持一个新鲜的自我。”在昨日夕阳变成今日朝阳升起的早晨,倪妮看向玻璃窗外蓝色的水,平静地说。

搜索热词KEY

  • 减肥小妙招
  • 减肥运动
  • 产后如何减肥
  • 减肥方法小妙招
  • 运动减肥最好的方法
  • 局部减肥
  • 减肥方法
  • 减肥心得
  • 减肥操
  • 最简单的减肥方法
  • 产后减肥方法
  • 减肥的最好方法
  • 减肥好方法
  • 快速减肥法
  • 运动减肥
  • 健康减肥法
  • 懒人减肥法
  • 最有效的懒人减肥法
  • 简单减肥方法